神探左

【宇龙】小段子一则

RPS,圈地自萌

看图写话一则,美好都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

美图属于@砂罐娘 ,已获授权




虽然最近网上关于他的热搜没有停止过,虽然一天差不多要花十二个小时在剧组连轴转,但是朱一龙觉得很幸福。阳光正好,爱人就在身旁,这已经是最美好的事了。

而立之年,他收获最大的礼物,是一个相知相爱的伴侣,这让朱一龙觉得岁月从不曾亏待过他,你看,正因为有了那些苦难,才能和他在这个夏天相逢。

他的爱人是一个特别好的人。除了特别好,朱一龙也想不出别的可以夸他的话。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嘴甜的人,就算演过再多的爱情戏背过大段的情话,看着他的眼睛,也说不出一句,连那句翻来覆去用的打火机土味情话,也不好意思说出口。毕竟,他是独一无二的,也应该有独一无二的爱语相配。

朱一龙知道自己生性内敛,性子腼腆但又固执,不喜欢的东西根本不屑一顾,常被人误会不好相处,就连演戏多半也是占了大眼睛这一个优点的便宜。连自家爱人也常说他高冷,当初还说过自己不给回应,让他觉得很累。不过他也没有真的介意,还总说要保护他,明明自己也会紧张的。

可就是这么不好的自己,也拥有了那么美好的他。他自己却不知道。

朱一龙看着他低头摆弄向日葵花束,阳光像是蜂蜜一路淌下,亲吻过他的额发,亲吻过他的睫毛,亲吻过他的总是殷红的唇,又从玫瑰花的刺——你看他甚至不如那些心思细腻的女孩,能想出这样美好的比喻——上坠下,吻上他的锁骨。朱一龙觉得自己有些嫉妒了,突然想起他最想要的超能力,他希望是视界共享,这样他的爱人就可以知道,他是多么美好,没有任何缺点!

朱一龙微微矮下身子,偏过头看他,略带着一点仰视的感觉,离得有些近。

他看着他的眼睛。

“白宇,我可以吻你吗?”


我爱你,

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,

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,

我的傻气,我的弱点,

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。

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,

却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。

别人都不曾走那么远,

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,

所以没人发现过我的美丽,

所以没人到过这里。

【宇龙】灵魂伴侣

RPS,圈地自萌

灵魂伴侣梗和伴灵梗结合体AU,私设很多

OOC都是我的锅,文笔不好,唯有甜可供君一乐


朱一龙感到无比的兴奋与激动,不仅仅是因为今天是他十四岁的生日,更是因为今天是他获得伴灵的日子。    

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拥有自己专属的那个人,独一无二的为你而来的那个人,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伴侣。而伴灵则是你自己灵魂一部分的外像化,如同一个虚拟成像的精灵,会对特别之人有隐秘的引力,这也是灵魂伴侣相遇时,伴灵会先于主人感知到的原因。大多数人的伴灵会在十三四岁时以动物形态出现,通常与主人性别相反,大多数会是哺乳动物或是鸟类,绝大多数情况下与主人形影不离,一般情况下人是不可以触碰其他人的伴灵,反过来对伴灵来说也是如此。    

朱一龙迫不及待想要看见自己的伴灵样子了,他几乎不能安稳的坐在自己位置上。同桌了然的看着他,“朱一龙,就是今天吧?你看到了吗?”他的伴灵,一只西伯利亚雪橇犬轻轻晃了晃自己的尾巴,微微探首嗅了嗅朱一龙,轻轻摇摇尾巴,又继续趴着了。    

朱一龙没有理会,径直兴奋地猜测着,也许也会是一只狗狗,就像自己父亲的伴灵,一只威风凛凛的德国牧羊犬,或者会更像母亲,拥有一头鹿。或者可以特别一点,像是隔壁班那个全校最漂亮最聪明的女孩,她的伴灵是超级聪明的鸟类,乌鸦,而且是通体雪白的变异种。而她的灵魂伴侣,对,那么幸运,就在身边的灵魂伴侣,他的伴灵是一只非常稀有的蜥蜴——蓝岩鬣蜥,看起来好看极了,同时也是非常的冷淡。    

他们都说伴灵出现时,心脏会有一阵潮汐般涌动的温热,你就会第一次看到他,也会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灵魂伴侣的牵扯,微微的疼痛与向往,那是两个灵魂间的期盼与渴望。而朱一龙没有感受到,除了自己的兴奋与期待,什么也没有,从早到晚。十三岁时已经失望过一次了,而这一次甚至连妈妈亲手做的蛋糕也不能完全消散他的难过。    

他趴在床上,咬着手指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眼圈通红。伴灵缺席非常稀少,可以说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,但也并非完全不可见,这就意味着那个人的灵魂伴侣已经离世或者他根本没有命定之人。而哪一种情况都让他承受不了。        


朱一龙十四岁的生日也没有等到自己的伴灵,他难过了很久,终于在父母的安慰下接受了这个现实,却意外在十五岁的普通一天收到了一个惊喜。  

那是半夜时分,他突然惊醒,看到了那个精灵。        

月光下,那匹狼静坐于他的床尾,身形庞大,通体漆黑,立着的耳朵微微转动捕捉着空气中最微弱的声响,棕色眼瞳反射着冷冷的光。       

天哪!这绝对是最酷的事情,谁能想到,他的伴灵,居然是最强大、最颠峰的掠食动物之一,也是地球上最大的在自然物种范畴下的犬科凶兽——北美灰狼!       

他忍不住扑了过去,将伴灵抱了个满怀,将脸埋在他的颈上略微有些硬的毛毛里,“你终于出现了!我等了你好久!”灰狼摇了摇尾巴,伸出舌头舔了舔他。        

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每一次与伴灵接触时都会经历这样的感受,他忍不住战栗起来,太过满足的欢愉从体内蔓延出来,他感受到安全,温暖,是那种灵魂终于完整的舒适。他紧抱着伴灵沉沉睡去,伴灵就蜷在他的怀里,也陷入熟睡。


白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伴灵会是一只猫,十三岁生日的第二天早晨,他带着伴灵出现在餐厅时,全家人都笑了,姐姐更是夸张,笑了起码十分钟,“就说你是小嗲精!没想到伴灵都这么可爱!哈哈哈哈哈!小猫咪!”       

白宇是真的有点不开心,可是低头看着团在他手心里的小猫咪,圆溜溜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,绒绒的尾巴缠在他的手腕上,他又开心起来,“你就是嫉妒!我的伴灵比你的郊狼好看!”       

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,他很满意自己伴灵还有一个原因,萌一些的伴灵总是更讨女孩子喜欢。他亲亲伴灵的耳朵,哈哈,大白,明天能不能和高年级学姐搭上话就靠你了,你可要争气呀!大白动了动耳朵,打了个哈欠,团起来睡着了,竟然透露出一丝高冷的气息。     

姐姐忍不住再次笑喷了,“我真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被自己伴灵嫌弃!哈哈哈哈哈哈哈!没看出来你的内心竟然这么傲娇啊。”       

白宇不屑,却没想到真的被自己姐姐说中,他家大白绝对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会嫌弃主人的伴灵,他真的没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是这样傲娇的啊。大白不要说帮他泡妞了,连已经泡到的都会很快给他拆散掉。毕竟你嘴上说着喜欢,身边的伴灵却总是凶狠的炸着毛,完全是敌视状态,怎么看都像你是在开玩笑。如此反复几次,白宇真的绝望的接受被迫单身的状态。     

但是,除了这个以外,大白却是实实在在和他一样,始终都是精力充沛,自信又机警,对事物有强烈好奇心。他们一起玩水,一起跑步,甚至一起打架。说到打架,男孩子免不了的事,最初白宇是担心大白会受伤的,谁知道竟然是大白率先制服对方的伴灵,结束战斗。然后白宇才想起来,去查看自己伴灵到底属于什么品种,一查才发现,竟然是孟加拉豹猫。     

这样独特的品种,白宇忍不住有些自恋的想,我就是这么特别的人,那我的灵魂伴侣肯定也是非同一般的,难怪大白不喜欢之前的女朋友,肯定是她们太过平凡!       


朱一龙特别喜欢可乐,他与伴灵的亲密程度也远超过其他人。一般这样的大型伴灵都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恐惧或者戒备,可是可乐却能很好的融入,因为朱一龙时不时就会抚摸他的头,挠挠他的耳朵,而可乐吐着舌头晃着尾巴,甚至眯起眼睛笑起来的样子,也很容易让人误会这是长得像狼的大型犬,毕竟很多人的伴灵哈士奇,外形也格外像狼。        

朱一龙在这样外挂一般的伴灵陪伴下,度过了很让人头疼的叛逆期。他在课上睡觉,下课就泡在篮球场,甚至和外校学生打架。而可乐从来都是最好的同伙,不仅能让他的某些活动更容易达成,更是事后逃避罪责的好帮手。至少,朱妈妈对着朱一龙还会用竹条打手,可是对着可乐,他耷拉着耳朵,微微蜷起身子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嘴里发出求饶般的呜呜声,再大的火气都熄灭了,然后就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。        

而长大进入娱乐圈,成为演员后,朱一龙更是依赖可乐,他们互相扶持着度过了许多难关,在如此漫长的从艺时间中,在那些辗转片场、日夜颠倒的岁月里,对方更是彼此唯一的依靠。经历太多事情,他慢慢变成了别人眼中高冷的老干部,可是他看着卖萌技巧满点的可乐,还是会委屈,谁说我高冷的,你看我的灵魂,特别活泼开朗好不好。        

可乐会躺倒他怀里,他给他揉肚皮,想起午间助理讨论的话题,“可乐,你说我的灵魂伴侣会是什么样的?”可乐当然不会回答,他只晃着尾巴,咧开嘴露出一个笑,眼睛都眯起来了。朱一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又轻轻哼歌“难以忘记初次见你,一双迷人的眼睛,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,挥散不去,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,真的有点透不过气,你的天真 我想珍惜,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 哦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


世界太大,那么多人,每个人都只是大海里的一滴水滴,谁也不知道相遇的那一刻何时到来。你们可能很幸运,在一次大学公开课上就遇见了彼此;也可能,在同一个公交车站,你刚刷卡上车,而他从后门离开,这两米的距离就是你们此生最接近对方的时候;更有可能,你们根本就在两个半球,终此一生都没法遇到,但你也爱上了其他人,你们不是灵魂伴侣,可依然幸福一生。       

当三十岁的脚步声已经渐渐可以听见时,朱一龙已经不对灵魂伴侣这个事抱什么想法了,他的时间太紧张,想做的事太多,可以留给爱情的太少,像他这样一年365天差不多快要有360天都呆在各个片场,就算找到灵魂伴侣,也不见得真的可以相处融洽,毕竟相爱容易,相处太难。世界上那么多教你如何遇到灵魂伴侣的方法,却没人告诉你遇到之后呢,就像童话故事,从来都结束在盛大热闹的婚礼现场。        

当他看了一部耽美小说,点头接了改编的同名网剧,也并没有过多关注自身角色以外的事,只是听说搭档是个好相处的人。他摸摸可乐的头,有些担心对方的伴灵是猫科,两个人的伴灵能不能好好相处。他点点可乐的鼻子,“你可不要故意捉弄人啊,我们要一起相处三个多月呢。”       

 化妆间,他第一次遇到搭档。两个人自然而然的打招呼“你好,我是白宇。”“你好,我是朱一龙。”        

随着两人手相握,心脏传来一阵微微的疼痛与牵扯,两人不由同时愣住,却同时感受到更加强烈的从内心深处涌出来的愉悦,是满意的,彻底的满足,也是温柔的,暖和的。        

朱一龙的耳朵都在这样的舒适中烧红了,他低头,看到初次见面的搭档的伴灵靠在可乐怀里,而可乐几乎是欣喜地舔着他。        

他又抬起头,面前的人露出了笑容,“哥哥,我要给你差评了,竟然走得这么慢,现在才出现!”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幼不幼稚!”他不由脱口而出,却也同样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。     


 而不久之后,他们再次被命运惊吓到,比在片场突遇灵魂伴侣更加让人意外的事情,那就是,他们的伴灵居然是对方的!        

回想过去,朱一龙和白宇都忍不住说“我就说我的伴灵不可能是那样的!!”       

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惊喜,那就留给时间慢慢发现,毕竟,相遇不是爱情的结束,只是个开始。而,他们以后都会并肩前行,未来可期。